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スポンサー広告|-|-|edit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嫁妆苦手。
06/21(Thu) 00:11|锦衣疾走.新干线。comment(3)trackback(0)edit
文字色
最近被狂热的游戏风感染(没错我就是在特指某些夫妻)。
但是鉴于我是网游必迷路的类型,于是跑去翻了一下自己以前收下的单机游戏。
和收本子的习惯一样,我就爱收同人游戏= =(没追求)

于是光荣的发现。
RP”这种东西,真的是很微妙的词语。


游戏1


打到这里的时候我只能说:“幸好老子不爱青学。”(殴打

游戏2


和我一样是冰帝控的由X同学和那X同学,你们哭了没你们哭了没= 口=!!

哭了不要紧。

游戏3


还有许X刚同学陪我们一起哭!!= =


有兴趣的党员来敲我传游戏嘛,很小但是无比正直,打的过程中包你一直= = 脸不断。



小Z孩子的嫁妆

……废到让我不知道说什么好的玩意……= =|||||

幻想系也好童话风也好我都苦手我是脚踏实地的写实派TAT(揍

人物:27中心。
关键词:爱丽丝兔子,草莓蛋糕,红茶。(要死了怎么这么复杂到底是哪个啊TAT……
---------------------------





{起}

身着绿色华服的三月兔27站在桦树下哭的抽抽搭搭,他本来应该去公主的城堡参加舞会,为此还专门穿上了自己漂亮的礼服,打上欢喜的粉红色领结,一直以来乱蓬蓬的金色脑袋也认真的用发胶梳理了又梳理。可是现在……
他拽拽自己松垮垮的领结,揉揉因为在森林中胡乱钻来钻去而再度变回乱蓬蓬的金发,再看看灰蒙蒙的绿色(现在已经是灰绿色啦)呢绒礼服外套,最后含着泪抽泣着抬起头来环视自己身处的这个已经转了不下四五次的地方。
一眼望不到尽头的森林。
……迷路了啦!!
早知道就不要因为担心迟到而去走什么近路,根本是骗人的嘛!
27兔子愤愤然用力踩着高低不平陡峭的斜坡上继续向前走。这么一直走下去,应该就能到公主的城堡了……吧?
27兔子他从来没进过森林,老人们都说这里面住着凶残的狼和老鹰,可是27兔子长这么大了,连狼毛都没见着一根,至于画册上的那些看起来凶恶残暴的狼嘛……27昂着头鄙视的冷哼一声,看起来就是笨蛋一群啦!
他们一定没有兔子跑的快,27把嘴角拉成一个得意扬扬的弧度。
不过很快的他就笑不出来了。
当夜晚渐渐来临,天开始变的冷起来,黄昏的光影慢慢和橡树,桦树的朦胧阴影重合起来,那些纠缠怪异形状的枝条从暗中显露出来,在密不透风的森林中显的格外阴森可怖,落日渐渐沉入压压的丛林间笼罩的云雾之中。
好可怕……
27兔子紧张的咬着下唇,圆滚滚的眼珠骨碌骨碌转个不停的窥视周围,长长的耳朵全神贯注倾听着周围一切的可疑声响。
他拐过一片安静的枫叶林,遍地铺满金黄不规则细碎叶片。兔子短短的手脚让他在费力的攀爬上一根横亘档住自己去路的粗大桦树时吃尽了苦头,上面几满悠长年岁的厚苔鲜,27兔子脚一滑,裹着一声短促的惊呼跌进了一片花瓣纷飞的五彩斑斓之中。
到处花团锦簇,27兔子站在略高一些的坡道上,看见下面草地被落英点缀的闪闪发亮,没有道路。一条蜿蜒的河流漫过绿色山丘,有时会被茂密的花丛掩盖,有时会掠起于高低起伏的草坪之间。一棵巨大的树木矗立在草地中央,雪白的花朵盛放犹如火焰漫卷。
一座小小的蓝色心型小屋背靠着那棵开满白色花朵的树木。
走到那淡蓝色的小房子边,27兔子竭力压制住立刻敲门询问的冲动。这种奇异森林深处怎么会有人家?森林本身的不协调之感让兔子绷紧了肩膀。
他竖起耳朵仔细的听着,似乎……有人?把脸靠过去一点扒在木制房门上,有细微的哽咽哭泣声音穿到耳朵里。
啊啦??怎……怎么办?27觉得要是主人在哭,自己这么卤莽的敲门进去多不好啊。27虽然是只兔子,但却是全村子最聪明的兔子呢。
两只小耳朵吧嗒吧嗒了一下,27稍微离开蓝色的心型房门,扭头看向那片巨大的草坪。

不远处则是一间尖顶的红色房屋,这一座和27兔子村子里的普通房屋比较相似,虽然村里谁也不会用这么鲜艳的红色来修房子。走近了看见包金的黄铜门上方有一个深红色的花形小牌,上面印着金色的字,27兔子小心翼翼的屏息靠近。

[69蛋糕屋]





{承}

27兔子留在蛋糕店大打工已经三个月。除开店主人偶尔笑的让他毛骨悚然,别的都像魔法般美好。
[69蛋糕店]坐落在草坪高处,从这里可以看见底下的田野和森林。河流缓慢的随意淌过,嵌与其中的草坪形状有如一颗璀璨苍碧泪滴,不远处骄傲耸立了一颗巨大的树木樟,不论何时都直率挺拔的枝干上郁郁葱葱厚实绿叶在风的轻拂下波澜般起伏,大片大片白色花朵银子般闪烁。
树下是59狼狗的家,他是只有着暴躁脾气和漂亮浅灰色毛皮的邻居。不过据说那座淡蓝色的心脏形状小房子里还住着一只傻呼呼呆笑的狼,虽然27兔从来没见过他。
每到下午时分,蝉声乍起,森林犹如迎来一队在金碧辉煌拱穹剧场中演奏的音乐盛宴。在茂密的森林之中有成千上万的声音交织回响,他们急速鼓噪不绝于耳的声波淹没着暑天无聊的下午。
虽说是打工,但27兔子想那也许不过是69店长当初救助他的托词。证据就是他几乎帮不上店长什么忙。
唔……帮忙鉴定新品蛋糕口味算不算工作?
等到虫鸣鸟唱的夏夜,27兔子依旧一身精致华服坐在餐桌边看69店长哼着歌心情愉快的忙碌不停,屋里雾气弥漫,散发出奶油水果和森林的香味。

早上起床的时候发现屋外一片白茫茫无边,仔细一看原来是隔壁雪白的花朵铺满了屋顶。
27兔子百无聊赖趴在窗户边看59狼狗艰难的苯手苯脚爬上屋顶,把那一层厚厚的花朵扫落到地上,再就着蹲在屋顶的别扭姿势甩过来一可意义不明的瞪视。
虽然是狼狗……但是却一点也不可怕呢。
这么说的话,27兔子咬住沾满奶油的银汤匙,“狼”也一定完全不可怕吧……

什么东西猛然碰撞的声响把他吓餐桌边惊跳起来,耳朵刷一声绷成竖立的直线。
69店长带着高深莫测的神情踱步过来,“嘛,又开始了啊……”他安抚的拍拍小兔子僵直的背,帮他把慌乱中歪掉的领结拉好,下颌朝窗外点了点。
27兔子探头出去,对面树上的淡白色花朵雪片似纷纷飘落,枝条从腰部间开始轻轻摇晃着。心型木门被凶狠撞开,59狼狗带着明显不过的怒气匆匆大踏步走出来。
然后27兔子屏住了呼吸一动也不动。
狼!
他看见真正的狼啦!
那匹传说中和59狼狗住一起的狼夹带刀割气息从蓝色心型小门里冲出来,一把拽过骂骂咧咧的59狼狗,无视对方的挣扎往屋里拖,进到门口时停顿了下来,然后似乎察觉到兔子视线似的抬起头来对27浮现出一个微笑。
27兔子咚一声捂着嘴蹲下,好奇怪……那只狼给他的感觉,好奇怪。
不过想起59狼狗被拖进去时的满脸挣扎,27有点担心他会不会被那只狼直接撕碎吃掉。他就着躲在窗户后的姿势抬头看向忙碌的店长,“69……”59虽然脾气暴躁但却是很好的狼狗,他也从来不欺负自己,27兔子不希望他被吃掉。“59他,会不会有事啊?”
69店长在流理台后面愉快的笑出声来,“谁知道呢,啊,大概明天腰痛是免不了的了。”
27兔子看着店长的惬意笑容打了个冷战,虽然不懂他话的含义,不过只要59不会被吃掉就好了,恩,恩,没错,他点点头安慰自己,腰痛什么的,忍忍就好了啦。

59狼狗翘腿坐在高背椅上叼着烟斜瞄27兔子,他的眼睛湿润清,颜色就像那天清晨27兔子推开窗户看见的沾染露珠的新芽。
“69那家伙什么时候回来?”他扑哧吐出一个花朵状烟圈,“怎么能让你这小不点一个人看店呢。”
“恩……”27兔子踌躇着是要先道谢他过来帮自己看店还是先反驳69店长是个好人,……恩,好吧,大多数时候是个好人……恩,好吧,大多数时候不那么讨厌。
不过最后他决定先友善的关心一下这只灰毛朋友。
“59你昨天打赢那只坏蛋狼了么?不会又被他打哭了吧?”
59狼狗的表情呆滞的僵硬下来,“……什么?”
27偏了偏头,好心的给不熟悉兔子生理结构的狼狗朋友解释,“我第一天来这里的时候,就在你们家外面听见你好象在哭呢。”他得意的晃了晃长长的耳朵,当然不忘记友谊的伸出肉呼呼小掌搭在对方肩上,“腰痛也要忍啊,不要哭嘛给他打回去!”

三分钟之后他自己就哭了。

来帮忙看店的朋友发疯一样红着眼睛在店里撒野,27兔子头晕脑涨浑身颤抖站在原地看59狼狗对着装潢精美的蛋糕柜大发雷霆,他把褐色巧克力蛋糕金黄橙子派点缀着小星星的草莓蛋糕拽起来一只只砸向放垃圾桶的角落,飞溅的残渣将粉红色墙壁涂抹到一塌糊涂。
27兔子吓的想放声大哭,可是59狼满面通红(他连眼睛都红了)的转过头来瞪着自己时却又觉得好象是自己不对。
“混……混蛋69……”59狼狗气到话都说不利索。最后“混蛋”了半天还是一咬牙摔门出去了。留下27兔子站在一片狼籍中冥思苦想朋友为什么突然翻脸。





{转}

森林矗立在兔子背后,午后的阳光洒在他的身上,遥远几乎不可见的山峰是带阴影的姿色,59狼狗的家是温和的淡蓝,草和石头融合为绿褐色地毯,层层丛绕的树枝间偶尔闪现出白光,那是蜿蜒流淌的小河。
青草掩盖下的泥土散发着森另特有的湿气,27兔子踩下去感到光脚板底被蒸发的热气抚摩到有微些发痒。
[69蛋糕店]的房子是欢天喜地的红色。
[69蛋糕店]的外卖盒子也是欢天喜地的红色。
抱着这盒子就像跟在69身边一样安全。
小兔子一边数着扑通扑通急促的心跳给自己做心理建设,一边偷偷摸摸的将盒子小心放在写着[狼:18]的门牌下。
背后传来冷哼
18狼带着和之前所有动物都不相似的不屑一顾走过,神情高傲的像整座森林的帝王。27兔子有些畏惧的缩了缩软绵绵的身子,努力想把自己裹藏在漫溢蛋糕糖果香气的衣服之下。
27兔子觉得狼都一样危险,不管是满脸微笑的还是一脸不屑的。

“啊……你见着那只色毛皮的18狼啊,很漂亮对吧,”69店长在粉红色围裙上擦手(顺带一提他今天的白色衬衫也带有粉红色条纹)
27兔子觉得心理有点小小不平衡的跳跃,他嘟起腮双手捧着热气腾腾的红茶,赌气的瞪向晶亮剔透的茶水,“但是他好凶!我还以为会被吃掉……”
“不会啦。他感兴趣的是那边的”69店长眯起眼睛带着狡猾坏笑,头朝盛开白色花朵的大树偏了偏,27兔子咕咚一声吞下滚烫的红茶,香气从口唇间弥漫出来,那边的啊……啊啦??
哪一只??

说话间苍鹰R带着孤高的骄傲随凛冽风响穿过窗外沙沙做响的香樟,掠过河流时发出一声警告似的呼啸,声音高亢,尖利而清晰,带着压倒性的巨大威严和魄力。
身形矫健的苍鹰拍打颜色跑量的羽翼,在高空盘旋片刻朝蛋糕店附冲下来,然后拍打翅膀反腾起青草碎屑和雾气停在窗户边,
“加州提子干炖蛋,煎罗卜糕,伦教糕,梦幻森林蛋糕,奶油草莓蛋糕,浓香棕巧克力,马蹄糕,软脂糕,草莓甜酿,水晶球,酥皮月饼,多重果酱布丁,椰汁水晶冻,椰汁西米露,鱼云酥各一份带走动作快!”
27兔子呆呆看着就老鹰来说过于稚气的脸一口气连贯熟练的报出一堆甜点名称,实在惊奇到长耳朵都搭下来了。
“LAMBO这么快又把上次的吃完了?”倒是店长驾轻就熟的开始把各式甜点打包。
苍鹰R没搭腔,只是稍微的把头偏向27兔子的方向,孩子气的脸上一双眼睛刀剑般锐利。
69店长啪一声将蛋糕篮子隔放在27视线之内,“REBORN,甜点打包完毕,谢谢惠顾。”
R收回视线,似笑非笑的看了69一会,等到27兔子都开始浑身发毛的时候总算叼起那只巨大的食物篮子展开羽翼冲向天空。
27看着难得不哼歌的店长皱眉走向流理台,自我归纳的下着结论,“啊啦,原来老鹰才是最强的啊……”




{接}

在村子里的时候,大人们绝对不会让27这样的孩子喝酒,基本上,兔子们本身就不爱碰这种饮料,据大人们说,酒是“邪恶而无耻的缔造物。”
那句话后面的词语有点复杂27兔子不太懂,不过,应该是不好的意思吧。
他看看放在自己面前的透明水晶瓶子,在看看站在一边微笑看着自己的69店长,最后还是端出一幅毅然决然的表情咕咚一口。

酒顺喉咙而下,就像一支熊熊的火炬,在他的胃里燃烧,难以言喻的快感升腾而起。
27兔子惬意而慵懒着打了个醉醺醺的嗝,然后在迷迷糊糊的恍惚中看见69店长带笑的晶亮瞳孔。小兔子脸上“扑”一声着了火,他手忙脚乱抓下自己长长的耳朵,不好意思咯咯笑着把通红的脸藏在毛茸茸长耳朵后面,虽然那本该雪白的长耳朵现在也泛满可爱的粉红色泽。
69扑哧笑出声来,凑过去碰碰对方抖动的长耳朵,“你要躲在哪里啊?”
27叽叽咕的口舌不清,隐约能听见的词语是“店长笨蛋……蛋糕……”
“还吃?”被叫做笨蛋的那个好笑的歪歪嘴,“你这家伙根本没明白品尝蛋糕的技巧嘛。”他摆摆头走过去想把醉倒的小兔子抱起来,“吃那么多都没进展,浪费。”
“我懂!!”27猛的抬起头,长耳朵刷向上一甩吓了69一大跳。
他皱皱眉头,伸手捏捏兔子湿润的圆鼻子,“你懂么?”27在朦胧中听见他声调缓慢轻柔细语,“蛋糕的口感要嫩的如同新发叶芽,”修长手指几乎是不着痕迹的抚过兔子纤巧后颈,
“美丽的像锦缎上的花朵,”抚从脑后滑向脖颈点上下巴,
“丰盈饱满的如同未修剪的葡萄园,”从脸侧一点一点靠近唇脚,干燥指腹略微按压之后唇瓣呈现淡淡粉红动人心魄,手指恋恋不舍流连了一会,带着珍惜的温柔触感离开。
“等待人去采摘。”



{结}

“泽田!!!”炸雷般声响混着右肩疼痛刺进头脑。
纲吉眨了眨眼睛。
天色阴霾,重重的厚云层压在头顶,操场上一片絮语笼罩的平静。广播鼓噪的声音响个不停,“接下来请曜中学代表六道同学致辞。”
纲吉绞紧手中的书本猛吸气的抬头。
“你认识他?”那个把自己拍醒的声音混合着不屑的惊讶疑问。
纲吉低下头去,抱紧怀里崭新的《爱丽丝梦游仙境》,“不。”手指被坚硬厚实封面压的隐隐钝疼。



{续}

清晨风从敞开的窗户中灌进来,母亲呼唤自己吃早饭的声音透过房门清晰可辩识,纲吉抬起手来搁在额头,明晃晃中看见窗外是蓝得澄无比的天空,流云被干燥凛冽的风卷着,飞奔跑着飘向远方。
他惯例的起床刷牙穿衣,下楼去吃早饭时惯例的看见吵闹的婴儿一二三,出门的时候或许会碰见“恰好散步”到他家周围的友人和“恰好碰上”那友人的另外一位朋友。
没有什么会改变。
所以当他一个人在放学时候踏出校门看见一件暗绿色曜校服时,脚下半点停顿也没有。
倒是对方靠墙的身体缓慢的滑落下去。

纲吉走出五米不到终于还是忍不住的怒气冲冲返回身来。
“你要干吗?”他咬牙切齿居高临下的站着问表情阴影不明的对方。
六道站起身来舒展身体的伸了个懒腰,胜券在握的表情让纲吉想直接一脚踹上去。
他动作优美的走过来身躯贴近,纲吉警的后退一步。
六道微微笑了。
“我生病了彭哥列。”
纲吉挑起一边眉毛满脸清清楚楚摆明“我不相信”,然后在六道逐渐靠近的体温中狼狈后退。
“真的。”六道语气严肃而沉重。
“那是一种横冲直撞的,难以名状的,压抑不下的,逐渐膨胀的,懦弱胆怯的,杂乱烦躁的病。”
六道骸眨着眼,苦笑中有无可奈何的苦恼神情把纲吉逼进墙角,压下来的脸庞带着醉人朗姆酒甜香和低沉声线,灼热吐息间靠近纲吉软叭叭乱蓬蓬的头发间,贴近轻颤不停的耳廓,
“27,”他说:“来治好我吧。”






FIN。
----

每次我一废了,辩解的话就特别多。TAT
其实写的多的都是设定,设定完之后就不想写细节了(揍死
我的爱在每次要参考细节的时候去看R的图都熊熊燃烧,然后一回到自己的文档,就DOWN了……= =
(“文档”这个词就取的不人道!为何用“DOWN”来结尾口胡TAT……

“起承转接结续”代表的其实是“现实主义”“魔幻现实主义”“意识流”“浪漫主义”“悲剧结尾”“喜剧结尾”这个最近很流行的描写练习(知道我有多废了吧……写了那么多字还要靠后记说明= =

所谓质不够量来凑。
小Z你不要嫌弃啊TAT!!!!=33=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name:
url:
pass: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
No.89
靠!!!
亲爱的你是要逼死我,是要逼死我么!!!囧!!!!
口胡你家凤梨跟兔子太妙了萌的我画不下去了呀 啊啊啊啊啊
骸大人我要做你手下的打蛋器T△T……娘我要吃蛋糕……[撒泼mode全开]
……哭跑

……最后,你这个起承转接合什么的……我,我最近《绝望先生》看多了吧捂脸……回头截图给你看……捂脸
央|06.21(Thu) 00:47|URL|
No.90
口胡!!!
爹你和你親愛的真是黃金萌神組合T口T~~

童話模式描寫得好美味[啥]~~
光文字,就感受到一堆漂亮色彩~~
然後結局也好贊~大家都好有『萌』的天賦啊……TAT


之後之後~
沒想到~故事裏面委員長也過場一記……
爹你真是好人TAT~~

花癡感想言語表達不能……總之,以上。
影|06.21(Thu) 01:03|URL|
No.91
即使火星了也要來回復TAT....
殿你太萌了!哪里廢!?你說哪里廢啊啊啊啊
我脆弱了一天TAT...

....來..來當我爹TvT(你誰)
朱旌|06.24(Sun) 02:00|URL|

TRACKBACK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