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スポンサー広告|-|-|edit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贺礼:20题之唇を重ねるABC
03/22(Thu) 05:22|森罗云海comment(0)trackback(0)edit
叛逆,幕末,东魔。
A:以前怎么会以为他是无害的犬类?
不……那是自己笨,这家伙绝对是攻击性的牧羊犬。
另一个特征是外表憨厚内心机敏近乎狡诈。
“在想什么?”朱雀略微歪头表情天真的问,语调愉快。
“没什么……”
“想我吧。”
他平静地笑起来。
鲁鲁修灿烂地笑出来:“我在想昨天晚上你躲在房间里干吗。”
朱雀的笑容宛如掠夺者,而且狡猾非常。
他迈近一步,低头望进鲁鲁修的眼睛,温柔地说:“我展示给你看怎么样?”
!这家伙!
本来想着能看到对方慌张表情的鲁鲁修下意识的瞪大眼,手抬起。
朱雀被推得哦了一声,他皱皱眉,握住对方的手向他惊讶着的朋友逼去。
后者退避着直到碰到墙上。
“我想着你,LULU,一直。”“你……说……说什么……”鲁鲁修舌头打结,这家伙……知道害羞这两个字怎么写吗!
他挣扎起来想挣脱被抓住的手腕,不過乱扭了几下,不但沒有挣脱对方,连自己的右手都被朱雀顺势一扭,紧紧扣在了墙上,“你干吗!很难受啊……”
朱雀湿润着的唇覆盖了上来。
对方的鼻息在自己的脸上清晰留连,让他有种惊讶却高兴的情动。
鲁鲁修涨紅了臉,也不知道是热的还是害羞。眼睛因为觉醒的情欲焦距涣散,身体感受到不断逼近的对方的热度,和急速上升的自己的,热。
朱雀露齿而笑,用身体轻柔地将鲁鲁修钉在墙上。鲁鲁修两手无效地推拒着朱雀胸膛,却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想把他推开。
“不……”
“不?那么你最好告诉我哪里做的‘不’对,”朱雀说。缓缓贴上微微颤抖的对方。朱雀温柔的亲吻他的喉咙——感到鲁鲁修急速地吞咽——然后细致品尝着他锁骨之间的凹陷,而手指同时解开鲁鲁修的校服。“因为在我来说感觉很好。”
每一寸裸露在空气中的肌肤,在下一刻对方的唇舌点燃几近沸点的温度,鲁鲁修轻喘著,无意识垂下的手触到朱雀的衣脚,拽紧。腰间一阵电流窜入的刺激,紫眸中情欲迷蒙,越过柔软栗色发丝看去的视线不稳地飘移。
朱雀俯身沿着鲁鲁修的下颔亲吻,逐渐移到了对方的耳轮,一边放肆的舔弄一边轻声低语:“那么你昨晚一人独处的时候,想象着什么呢?嗯?”
鲁鲁修因为喷洒在敏感耳轮上温热呼吸的触感和这问题的亲密度而止不住颤抖。
“你,”他承认,“一直是你。”“我明白了,”朱雀的声音有点沙哑地低语道。他的嘴唇逐渐缓慢地移下鲁鲁修的喉咙。一只手潜上拉扯这硬质的校服,暴露出更多的美好的肌肤,“那么在你那生动得邪恶的想象里,我在干什么?LULU,告诉我,告诉我所有的东西……”
鲁鲁修因为朱雀声音里蕴涵的意味大大的颤抖起来。
当朱雀的嘴唇舔吮着他脖颈底部敏感得令人惊讶的一点时鲁鲁修闭上眼睛。“唔唔唔……很多,有时候……”他说,他的声音颤抖着而且十分沙哑,“有时候你来我家看望娜娜莉我去给你倒茶然后你……然后你……”“哦?我做了什么?”朱雀的嘴唇移上另外一点,这次刚好在他的耳朵后边,在他的下巴之下。“你……你……走到厨房来找我,”鲁鲁修不能自制的呻吟道,“而且你说需要我,想要我,一直以来。然后你抱住我——”“是啊,是啊,这个倒是真的。继续。”朱雀命令,然后移过鲁鲁修脖颈另一边。他的手指移动到了鲁鲁修细瘦的后和背,然后牢牢地钳制住那后背,如此一来令那个颤抖的发少年更向后弯下腰去。
朱雀找到那呻吟的红唇,先用舌尖舔上,然后吮吸着那柔软的上唇,接着把對方的下唇也包裹了进去,淡淡的青涩的甜味在口腔中慢慢蔓延开來。一個吻缓慢的划上了句号,不过谁也没有说话,就維持着贴面的姿势,唇若有若无地接触着,浓郁曖昧的情愫几乎从全身的每一个毛孔中窜出來。
朱雀俯身在他耳边轻声低语。“LULU,”他说,“带我上床去。”
----------------------------B神无走下石阶,当看到秋月在一片苍翠草地里时,停下脚步。他的脚搁在一片柔软青色之中,头靠在灌木的一边,褐色的树叶懒散搭拉在他脸上。神无谨慎地靠近两步,然后意识到秋月睡着了。神无微笑起来,当感到自己身体里涌起温暖。他会因为这个男人而感伤多情起来——在所有对手之中中——太荒谬了。除了他完全不觉好笑的爱怜心情。他想用把他这可怜的累坏了的剑客在温暖干净的床上安置好再在他头下塞个软软的枕头。或者轻柔地吻醒他……神无谨慎的移得更近。日光在剑客微微皱起的脸上并不柔和。在金色光线和树叶暗色阴影的描绘下他显得一点也没有放松,而且筋疲力尽。他的双手轻柔地憩在他的腰间,如同动作时一样优雅,扶在剑柄上。神无摇摇头。这个人难道没有一刻真正放松的微笑过吗?然后他想起自己。
对一个人来说——对任何人来说——生活永远是不可预测的,所以必须随时做好准备。而对这个男人和自己来说,生活从某种意义上等同于战斗然后毁灭。然而他的眼睛如此含义丰富,动人心魄远远压过绝大多数人。所以自己无法移动目光的追寻那份美丽。
神无低头,分开的嘴唇覆上了秋月的,把那柔软小心翼翼诱入了它们之间的温暖空气中。然后他的舌头轻轻抚上唇与唇之间那空隙,巧妙地吻着秋月的上唇,然后退了回去,再细细描摹精致的唇形,包围着,吮吸着,以一种膜拜的姿态,一直灼烧入他最核心的内里,同时又辐射入他身体中每一根悸动着的脉管,脉脉泛滥燃烧。
秋月向后仰去,神无喘吁着空气,头晕目眩,这才意识到这人已经醒来。他直起身来,调自己的呼吸。
秋月眨了眨眼睛,脸上的表情坦白,温暖,还有一点迷糊不稳。
正因为这个让神无满足的微笑起来。
---------------------C
“你真的不能使用力量了?”
“京一,我非常高兴你能想象我拥有某些来源神秘的力量,但鉴于这是你十分钟之内问的第十三次,如果你再问我一次,我会因为出离愤怒而在那个异形发现我们之前杀了你。是的,我不能使用力量了,和你一样。”
“……好吧。但是你以为我不愤怒?”
“对不起。关于——所有的这些。”
“所以,你死得其所。”
“别这样嘛,京一——我们落到这个诡异的阵里也不是我的错啊。”
“可这他妈的也不是我的错吧,龙麻?当时是谁坚持要去救那个女生的!”
“……”
“结果呢!哈!人家根本就是个诱饵!逞什么英雄,哼!”
“呐,京一——唔,算了。”
“什么?”
“没什么。”
“……”
“……”
“你是不是要说什么,龙麻?”
“当我没说。”
“很遗憾恰恰在此时我发现自己没有足够的娱乐节目,因此你得原谅我很难忘了它。听起来你好像有什么好主意了?”
“京一,你会生气的。”
“我TMD脾气好的很!”
“……”
“你在挑战我的忍耐力吗,龙麻。”
“好吧,就是。我觉得你那么生气不是因为我们被关在这里等人来救也不是因为用不了力量很窝囊,你是……在吃之前我救那个女孩的醋?”
“……”
“你要我说的。”
“……”
“你拿木刀干吗!明明是自己坚持问的!……别动手!就我们现在的状态,你一刀下来我就坚持不到美里他们来救了!!!”
“这是谁的错!!!!!!”
“是我。把刀放下。当我之前的话没说”
“……”
“……”
“京——京一……?”
“闭嘴。”
“可你在——你在干吗?”
“没干嘛。”
“可感觉不象是没干嘛。”
“只是——你之前说的话,那个女孩……没什么。……如果你敢笑的话,龙麻,我会发誓会在美里他们来之前把你的心活活掏出来。”
“我没笑!回来嘛~~”
“滚!”
“报歉!我真的没想到——回来吧,求你啦~”
“不!”
“京一,如果你打算就象刚才那样吻吻我之后再告诉我你完全没有吃醋,对那女孩的事一点兴趣也没有——如果你——我就——啊,回来吧。”
“……”
“好吧。好吧。那我去那边呆着。”
“……”
“……”


----------------------------------------

回归发糖……20题之17题的三种情况。A:本来只想写KISS,结果写两只调情写的太HIGH,掰不回来了……但是我几爱这样的骑士啊!!B:这两只唯一有可能温情的KISS就是在某呆毛神志不清的时候了,但是之前我并不知道呆毛被砍了(多好的机会啊!)所以只能让他睡着……C:隐龙麻攻的一篇,但是唯一的KISS却是京一主动的。我爱气急败坏的忠犬同学。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name:
url:
pass: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

TRACKBACK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