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スポンサー広告|-|-|edit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向かい合う (20题之8) 神X秋
01/01(Thu) 09:00|森罗云海comment(0)trackback(0)edit
8.向かい合う(译为面对面,含注视。) 秋月奔行在林间。衣阙翩然。疾行风声呼啸耳边号哭如魅,墨绿树木剪影块块不清晰光怪陆离的后退着。天空默默暗淡下来。
秋月直线的向着森林外的草地奔去。
急刹车。身形顿住。
冷风如刀在耳边掠过,森林中惊起飞鸟直投赤艳天幕。 草地上站着近乎熟悉的人。 风从遥远的山谷吹来,送来艾草和铃兰的气息,脉脉漫漫只听到树木和微酵的安静呼吸,风蔓延,血色光斑流动变幻着侵蚀开来,在无声的行进中流淌拥向瑟瑟森林。
秋月长久的一动也不动,风缠绕他的发间。 他在对方瞪大的瞳里看到自己表情僵硬。 神无一动不动的和秋月对视着,晚霞拖着优美的色调从他肩上滑下去,红色衣衫被风翻卷着带出小小的旋涡,层层叠叠,翩然翻飞。他骄傲的硬直身体瞪视对方,冰蓝左眼是一汪深谭,沉静的无底之下汹涌着苍兰的火焰,冰冷的燃烧殆尽空气中的平静。
其实他是有点委屈的。自己只是出来散步顺带练枪,怎么就会料到在这等荒野也能碰上这个男人。练枪。眼角微妙的察觉秋月敏锐的绷直脊背握紧腰间垂挂的刀柄,才发现自己握枪的手无意识戒备着。 神无看着对面反射过来的目光淡漠却掩不住耀眼像初阳般夺目。刺眼。血色肆无忌惮抚过他的脸,在翠绿草地上灰色身影醒目的突兀着。森林里鸟雀鼓噪,夕阳漫开边缘融合了天地边界,风扬起透明纬纱,连天亘延。
怎么办。
神无突然发现自己头疼的茫然了。和他打一场么?理由呢。为什么?自己想要的是首,然而面前这个青年明显不带着那个东西。风在蔓延。除此之外,他们别无交集。暮光铺洒。
不知道怎么办的情况下。神无略带困扰却仍然倨傲的微笑了。
让他决定。 另一个依然戒备却比对方更加茫然的呆立了。
已经作好战斗准备的身体强制的调整着,月泪刀鸣动,观察范围从对方握枪的交错骨节优雅的手滑动到随时有可能突然移动的修长的脚,再小心的攀上对方锐利的表情。
秋月注意神无静静的瞪大眼睛,静静的注视着自己,长久直到他以为对方几乎就会那样安静的苍老或者死去。
然后看见他眨了眨眼,慢慢浮现出得意和释然的神色。 秋月真的有点隐隐慌张了。他不明白对方眼底的得意混合狡猾代表了怎样的意义。
支援。陷阱?
镇定。他对自己呢喃。 合上眼再睁开。
开始只是平静的等待神情,注意到自己的细微动作后如萤光悠闲的翩徙而过的浮现了愉悦的柔光。
镇定。秋月毫不退缩的直视那抹玩味。努力探究对方的企图。
冰蓝慢慢崩裂,那双眼里交织着几百万只雀跃的萤火虫,渐渐汇集起来宛如燃烧的月光辉映海面,淡淡温和笑意合着荧光于变幻光霞中在对方瞳中滑行开来。 他在疑惑。
神无几乎放声大笑了。在此之前还不知道,用这么孩子气的手段逼迫对方是多么快感的事情。莫不然自己恶劣性情和骄傲一起根织纠缠又或者只是因为此前没有遇上这样梗直单纯着的人。
突然心情大好的神无眯缝左眼,不掩饰的流露现在的奇妙心情。
毫不意外的看见对方更加迷惑茫然。 从不离手的月泪刀依然被紧紧握住却失却了凛冽气势。刚才的敌对虽然被抛在了一旁,身体却因为慌乱茫然而更加僵硬着。左腕能看到隐隐长长的伤口,结疤的粉红色没由来让自己有点不悦。那些深印在血液中的警和着不甘迷茫在眼前交织起比傍晚的天边晚霞变幻更为有趣神情,那样完全矛盾的吸引。 秋月表面定住的目光其实是在节节败退,对方象戏弄一样信步闲庭的目光巡视自己略微狼狈。
他站在森林前方面对陡然开阔的草地。身后的一切遥远又安宁。 天边流动的暮光如泼洒而落的雨水般降临于地,炙热的光感在他四周扩大,他觉得完完全全读不懂那些笑意传达的信念。
他在光与暗微妙错肩的罅隙里窥见到对面金发掩映下让自己迷惑的神情,他从没有见过敌人有这样灼烧着的蓝色眼眸,脉脉淡淡的没有温度,现在却燃燃绽放。眼睛的主人安静注视自己,望不到边际的青草在他身旁盛开成苍翠的海洋。 那是像水一样清冰凉的风吹过安宁蛰伏的荒野,不远处的森林中低矮的天幕上第一颗闪闪的色斑。
天边交幻的色彩已然淡去。有什么声响奇怪的隐隐舒缓,来自森林或者脚下的草地,像是什么在哪里断裂,从森林里奔涌而来的风旋绕耳边,那里有抵挡不住无法驱散的热量,从呼吸间流淌出来,把他们头发吹的震荡飞扬,猩红霞光在消逝或者延漫。
就像忽然感觉到有冷泉暗香涌动。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name:
url:
pass: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

TRACKBACK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