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スポンサー広告|-|-|edit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时光机
01/26(Sat) 04:11|森罗云海comment(4)trackback(0)edit
真是微妙的文字啊。
那时候的昂然莽撞。
现在回头看看,即使那个笨蛋是自己,还是觉得“啊……笨的真呆XDD”



我很少把自己写的故事留做备分。它们纷纷散落在各个论坛或者自己曾经用过的很多BO里面。
这就是为什么写了那么多同人却到现在都做不起来一个文库。
熟悉的朋友都说这是个不好的习惯。



然而在不经意间闲逛到某处,突然和自己曾经的幼稚或者冲动或者美好幻想相遇,不是一件很愉悦的事情么XDDD。



大部分时候XDD。



半夜逛到J家论坛,发现自己以前写的不少锦上或者赤龟。
有个标题叫[月下香绽放的福音]
…………
…………
…………
口胡你真的知道自己在写什么吗!!还是说多年前我就已经不在乎文字本身和题目的关系了= =……起名无能原来是宿命……



写土银,写带着血腥气息的[并没有XDD]相爱相杀



对方借着身体重量压上来,隔开木格窗外漂浮云彩刀剑撞击和着火箭炮和人声鼎沸烙上裸露背部。月光隐忍平静,光线排列成诡异神秘图案。
他头脑中有万马奔腾喧闹。
那人眼睛一眨不眨的逼近,逼近。
贴近到无视他慌乱带着倔强骄傲垂下视线。
气息带出火焰的高温压的很低从他脸上刀似刮过。
那些声音砸下断壁孤峭磅礴绵延,他们凌空回响坚决强硬,温柔。余音涌流,驮起那些词句滚滚顺下起伏呼吸颤抖,一直往他心底走。
“所有的你都是我的。这里的和那里的。新撰组的和蛋黄酱的。白昼的,和夜晚的。”


然而上面那段其实只是回复R的某幅图画XDD。





接着是很早很早很早以前,电视剧版本的交响情人梦刚出,我咧着嘴到处给人推荐时写下的东西。
不知道算不算同人呢。




“我也好想在毕业的时候结婚啊。“
”去结啊。去和你那个星球的人结。“

每天的例行公事是毒舌煮饭公外加境遇性暴力。
但其实也怪不得自己堕落至此要是人人隔壁都有一个野田废估计日本的自杀率从此超越美利坚。
发霉的米饭。长蘑的衣服。腐烂至紫色液体的[马赛克]生物。钢琴。
外星人的思考回路。钢筋水泥的厚脸皮。披着蟑螂外壳的人形不明物体。才能。
啊妈妈对不起我的人生从不能坐飞机桃李这个怪物的时候就毁了啊啊啊啊啊啊。
音乐学院的王子千秋真一大人看着吃饱喝足嘴角流涎一脸白痴样的野田废认真考虑要不要将就手上的菜刀行凶然后分尸为民除害。
最后还是和往常一样(重点)用锁链捆上抛到门外。

没有办法逃离。
野田废。或者日本。
不能坐飞机不能坐船所以无法出国。这种事情说来多么云淡风轻的搞笑。
只有放在自己身上才知道是多么无奈的痛苦着。

早上起来的时候看到绯红的光肆虐张狂的铺陈开来,席卷一切的任性。那些被吞噬的房屋树木人群,阴影沉入虚无,淹没在广袤的金色巨浪里。
自己能触摸到的是千亿分之一,而梦想,在距离千亿分之九百九十九亿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的地方,在挣扎着也想要到达的地方,冷冷地。遥远的。

“学长我们来吃火锅。”
“。。。。。。”吃什么还不是我来做啊啊啊不对我正在伤感着哀悼自己的人生你为什么那么不识趣谁管你吃什么啊不这女人从来都是厚脸皮之王啊啊啊啊啊啊重点不是这个你怎么进来的啊!!!
千秋真一突然觉得晚上睡觉的时候难怪有点寒。
面前是女生笑靥满面的表情。
背景音乐却是《强盗加洛普》。
真写实。

抱怨归抱怨。每次真一还是很任劳任怨的去作饭。
很多时候都想自己是不是有被虐症后者天生保姆命为什么我要在自己的厨房里作饭给外星怪物吃而且越来越有习惯的感觉。。。。
《浪漫曲》的钢琴声音从背后流淌开来。
一瞬间象被拥抱。泥土芳香,树木沙沙,空气的安静回转。琴音从野田的指尖开始流逝,比阳光更柔和的色彩漫溢开来。细腻的滑动从耳边的末梢神经一直漫延全身直至吞没全部的触觉。
千秋真一挣扎着回头看野田惠。
弹钢琴的野田惠。天才的野田惠。
女生在窗边一片暖桔的光芒中眼神专注的微笑。手指轻盈。空气与音波相互撞击的巨浪在她身边无规则的翻卷。眼光灼灼。声音进展得曲折而无错。如同精灵的祭祀把音律剥离。然后开始生长。

生长,强大,飞翔。

真一觉得如释重负的安稳。
我可以飞翔。
在这个常人无法到达的漫漫洪荒世界,气息擦过,划破岑寂,以音乐为翅。
一切都会没问题的。
既然你这种外星生物都能生存的话。
真一微笑,唇边脉脉线条落在温润的绵延声响中。

不会放弃。我无法放弃。
梦想。或者野田废。

You never know,
how much I love you.













幸好一切温暖如昔。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name:
url:
pass: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
No.390
於是我想晶晶同學來的時候不會感動到哭吧。她好愛這個哦。
去年這個是去年的還是前年的我都忘記了。
那個時候每次看到他們第一次的演出那裏就想哭啊。
於是去到臺灣的blog,他們組織去某音樂廳演奏交響裏的歌曲。我多想把blog推薦給你們看啊。可你們進不去。這幾位專業的姑娘還定期鎖bo,果然專業到了。。。。。一個地步= =
犬昂|01.26(Sat) 12:32|URL|
No.391
很感动……到哭。。航你真了解我……
阿仓仓你再说你是文盲我揍你!=v=
---
其实我很喜欢真一这个名字。
其实我很想正式的,叫那个女孩子,野田惠。
说野田废坏话的都去死啊~!
那个凉薄到死的男人。
能冲破他心的,只有这种天真的厚脸皮迟钝白痴却温暖到无可救药的女孩子了。
人人都想得千秋。
世间却只有这么一个野田。
---
阿仓仓我喜欢你啊!
jing|01.26(Sat) 13:03|URL|
No.392
飘啊飘的就飘进来了。=口=
这么晚跑过来也不知道说点什么。[混蛋,那为什么不去睡啊做夜熊好玩吗?]
文啊,我明天来看~~ ^______^
夜熊|01.28(Mon) 04:21|URL|
No.530
嘴儿我果然最崇拜的人是你...
|11.08(Sat) 05:02|URL|

TRACKBACK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