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スポンサー広告|-|-|edit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呜呼哀哉。……[同学你写不出题目就不要死撑]
08/29(Wed) 02:11|殿下的流苏幔.comment(3)trackback(0)edit
给大家。

预计消失一周。
有任何急事请MSN或者手机[……啊,这样其实不算消失?恩,那么其实是“搭讪及论坛事务暂停一周”]

给C子。

我最近忙到哭。
手机曾经收到你的短信但却是乱码,如果有急事的话请给我留MSN言[……不过似乎我也要艰难的找时间登]。
总之,给你造成什么不便[……毫无疑问一定有]的话实在……抱歉TAT。
跪。
请等待我回归后死命敲打。


给……。

我以为不好的总是慢慢回潮。而事实上他们并不满足于偶然的来访。
比起骄傲什么的,妥协需要的勇气庞大到让人却步。
曾经很喜欢的姑娘,现在却迟疑的在她网页前面徘徊。

这么多年来还是不愿意去接受那些明明存在的暗面。
即使看同人也偏爱着阳光灿烂到不真实的喜剧,不管悲剧怎么的震撼人心,只是胆小的不想直视。

看你的信息, 我后来忽然就明白过来,其实不需要劝慰或者惩戒什么。
喜欢这种情绪很奇怪。
只有一点我很确认。
愤愤然的心情总会换来伤害。你觉得委屈而受伤害的时候,这伤害就已经深深埋下无法回避。
在我给你写这些句子的时候。
你在北京寒冷的街上无目的的走。
你说你现在没意识到搬过去到底好不好,可是我觉得我们陪你比他陪得更久一点。
和我们在一起时候,不也是安安静静细水常流么。

你是你自己的,你想把你给谁想爱谁想为谁而哭,都是自己的。
我爱的一个角色,凛冽如云,不被任何东西束缚的傲然。
你当然做不到那样,我们都做不到。
但至少没必要为无关之人落泪。
你那么痛苦又怎样呢。
尤其在我忙到太阳穴发疼的时候来对我说这些,我只会淡淡的觉着。
何必呢。
不需要太在意。
现在的痛苦是种荣耀,“经历过”这句话本身就可沉淀为繁衍幸福的温床。
二十年后又怎样呢。
于是就这样吧。
我挺无所谓他快乐不快乐。你当然没法学会无所谓他快乐不快乐。
然而离开的和被丢下的,哪一个更委屈一些?
所以你要无所畏惧。
本来。
一切就不需要太复杂。
时光不是万花筒,有那么多变幻的繁复图案。
时光是一幅冰凉平滑的丝缎,漫长的足以掩盖过所有痛苦挣扎过的痕迹。
真正的痛苦,事过境迁之后讲出来都是云淡风轻,那是岁月给予在回忆和哭泣的泥泞中咬紧下唇挣扎站起来前行的人的勋章。
很早以前给你说过的话,现在再说时就有了世事沧桑的意味。
你曾经那么幸福浅笑过么?还是我用想象润泽了记忆。

你要为了自己快乐。

一直在记忆中的一句话,它是我任性妄为的砝码:
“两个人一輩子,多遙遠的地方。讓我們嘗試一下,互相傷害的火花,會留下如何輝煌的烙印。”

然而你们本就不用的那么激烈,对不?


我知道你不会看这里,写那么多其实是自省。
只是要告诉自己,不用为了谁或者谁去改变,别忘记那些梦想碎片背后的欢笑和苦痛。
就这么一路任性下去也无妨。


给那谁。

被丢下的时候,虽然我不敢说,也没有任何人提起。
但并不是没有被伤害到。
想来大家都一样。
即使这样,我依然很希望有一天可以再和你微笑着相遇。
我不想做党内唯一的文字人,泪。
不放弃不气馁的等待着。
回来的时候,
你要记得说那句烂熟的“ただいま”。

…………
…………
然后被我们揍一顿。

MORE!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我是文科生
08/28(Tue) 04:35|殿下的流苏幔.comment(3)trackback(0)edit
和儿子和工厂长计算成本到凌晨三点.
得出的结论是:
1>我是算帐白痴.
2>不提价就只有跳票.
3>每次一蠢,都是工厂长救我TAT.
4>不提价真的只有死.
5>排版也很麻烦.
6>儿子我爱你.感动.
7>跳票或者提价.
8>有时光机就去把以前的自己打死.
9>细节问题好复杂.
10>厂印党都去死.

好累好忙TAT.
即使这样,也不要放弃也不要抱怨.

其实诸事不顺.
08/25(Sat) 07:29|殿下的流苏幔.comment(6)trackback(0)edit
[日常]

看了一下七七的日志,觉得我不写约会过程的话我的形象就会从此定格在“迟到!”“无底洞胃!”“话多!”“吵!”[这个形容和上一个词汇似乎有必然联系……TAT]这样WS又悲伤的格调上了。
然而在那么多表面的糟糕之下,我其实是个羞涩而低调的好姑娘[……]啊。

如果用叙述的语言来写这几天的事情,必然是充斥着“约会!”“约会!”和“和很多人约会!”这样的句子。但是如果用激情的话来说,就只能是“忙!”“好饿!”“心累”和“心累!”“心好累!”“饿!”“好饿!”“饿死啦!”“又是KFC![……]”

总之,经过七夕,我充分的认识到自己对于时间的迟钝性[捂脸]。
晚点来PO照片……反正我那丢人的字和图也都浮云过了……远。

[游戏]

仙四……你们想听我说什么= =?你们能听到我说什么啊!一个连打霸王阴功[……]都会迷路的人!你们想听到他关于这种往死里复杂和华丽的单机游戏的什么感想啊TAT!仙四你不过是个单机游戏而已[怒指!]凭什么搞那么多的地洞和迷宫……讨厌死了![流泪小跑步]……
深刻的认识到我这种人也许就是一辈子玩鬼畜眼镜这种游离在“萌翻”和“弱智”极限中的游戏命……

暂时放弃,等攻略。
…………
…………
…………
看什么看!走不出来TAT!走不出来啊!迷宫什么的TAT……最讨厌了TAT……姓柳的人!最讨厌了!……伤感远目……

[同人]

看了一本法的本子……整个被自己SHOCK到,我一直以为汪是那上天入地难得的纯良忠犬暴躁攻[汪:……],没想到你还可以受给法伊。
而且还是N18。
是说如果没有H画面的话我大概可以给自己做心理建设这其实是诱受法伊和别扭羞涩[汪:……++]攻的故事。
但是H画面清晰的告诉我:
我未够班呀=皿=!

由于太SHOCK于是我去看了V。V和朱雀的H本[……好奇心我请求你,偶尔也远离我一次吧TAT]。
画风其实是我喜欢的类型……
但是,但是,朱雀他受就算了[掩面],怎么能受给一个手高远远在水平均标准一下的鼓眼小孩。
不是所有矮子都是攻啊!你以为你是田岛大人啊掀!

但是画面真的好赞///于是我这愚蠢的画面党又完全没觉得雷的HI线条去了[……你的节操到底在哪个异次元啊混蛋!]。

[七七的BGM很赞,现在这人的BO已经成为我写字的固定背景音乐提供者。备用音乐版则是隔壁亲爱的。这俩只都爱放治愈系的绵长音调。好爱爱/////]

[他妈的]

JK开始扫荡和封杀HP的BL及H同人。
……
这女人越来越让我恶心。
原作者大过天又怎样。众人心中自由评判。

[HP5和HP本子和HP同人文]

RON!!!RON!!!!
呼唤这个名字的直接后果就是我去申请了存TT上的Snape/Weasleys 文。……娘的哟好多……我一直不知道这个超级冷CP居然有这么多的文TAT……
我今天晚上存的SS/SB和SS/RL以及Snape/Weasleys(还想申请去存一个站的RW/DM文)英文文大概我一辈子也看不完……
几千个文档啊……老子是连自己的文都不保存的人啊……TAT……

爱是最为勇往直前的动力。

[……文艺个头]。

[怒]

http://www.chinadaily.com.cn/hqyl/2007-08/17/content_6030780.htm

好恶心……真的好恶心……
愤怒到我觉得恶心……

这似乎是很早以前,一个叫GJM的人一脚踩进银英界时候的恶心感。
我们快乐和你们无关。你们的光圈我们从来不屑。
连沟通都无欲望的恶心着。
请不要踩进这个圈子来。
请滚远一点。

哦哦哦哦哦修罗场
08/15(Wed) 19:28|殿下的流苏幔.comment(3)trackback(0)edit
回家之后最明显的变化是……电脑子岛崎他,他撑不住了……[掩面]

口胡了给我撑住啊!!
为了PO这篇日志死机了三次。TK隔壁亲爱的日志又光荣的阵亡两次,然后欢乐的发现但凡点开废材网页都死的特别快。
掀桌。
看我左边那一长串!几乎都是废材2啊!在这个ACG全民欢乐奔向废材2的年代,岛崎君你这么的爱国实在是让我很难做!何况你不是叫岛崎么!你不是太阳国的名字么!装什么矜持啊掀![划掉]打击方式讨人厌的家伙果然平时也很容易让人生气啊[/划掉]。
不能TK的人生算什么。
QQ的自动关闭没有击倒我。
MSN的自动掉线没有击倒我。
BT君龟爬一样的速度没有击倒我。
但是岛崎,[语重心长样],因为开废材2会死机而无法TK这种事情,我在有生之年绝对无法容忍!!

于是准备修罗场一过就把小电送去SM。

[……所以我更新的慢是因为电脑子岛崎不争气真的不是因为我哗——,你们要相信我(狗腿脸)]


好啦我就知道自己是火星人,我也知道其实大家就是来默默TK火星人的地球生活的[掩面]。但是这个即使我被笑作是木星[无意义]人我也要PO!!
卖药郎英俊到一干人等泪流满面。
直接截对话记录表示心情。


夏大会决生死! 20:04:42
mononoke我把去西藏落下的话数补完了!好赞!!!////

夏大会决生死! 20:06:27
好帅!!!我飙泪了!!!

夏大会决生死! 20:06:33
儿子你去看嘛……好好看!

夏大会决生死! 20:06:44
无视13就好了[喂]

靡影 20:06:45
我……我……我對那個長睫毛和尚接受不能……llll

被稿子追死ing 20:06:51
对啊!!萌死了!我一瞬间都想去爬墙了

夏大会决生死! 20:07:54
好英俊好帅!!!那个手递过去给镜子的地方我萌了![捂

被稿子追死ing 20:08:00
对啊!!

被稿子追死ing 20:08:04
镜子超萌!!!!

被稿子追死ing 20:08:07
捂脸……

夏大会决生死! 20:08:15
超萌!!可以Y!完全可以Y![喂

被稿子追死ing 20:08:21
超级可以Y!

被稿子追死ing 20:08:26
那一瞬间CP就定了!(喂

夏大会决生死! 20:08:45
卖药冷面诱受[喂]!

被稿子追死ing 20:10:09
口古月~那两只之间一定有不可告人的契约(够

夏大会决生死! 20:10:49
对对!!一有困难的时候卖药就默默凝望刀!!他绝对是在用眼神诱惑求助![喂]

夏大会决生死! 20:11:10
卖药是小媳妇冷面别扭!!/////激萌////

斯巴达爱>< 20:42:02
剑挺身而出保护卖药的!

斯巴达爱>< 20:42:15
一直守护[重音]着卖药的

夏大会决生死! 20:42:39
卖药会啥都不说但是其实习惯性[重音]在困难时寻找剑!!!


欢乐的YY剑和卖药同学……这……这可真是……捂。

大家都去看化猫啊![早在看了你这火星人]


事实再次证明我是画面党。
即使大家都想看英俊傲气的腹攻27,但是当这样一张脸摆在我面前时,我依然深深捂脸叹息了。
请问同学您哪位??TAT
10年27

好啦我就是那种想看英俊纲偏偏英俊纲出来之后又会嫌弃说不像不像让人想直接抽脸上骂“混蛋你自己去画啊”还完全不会画的人[……你去死一次吧。]。

即使这样我依然要问。
同学您哪位?
10年后272



无意中爬去了很久没上的SEED相关情报站……然后,我偷图了[好孩子不要学]
啊啊啊啊啊杀必死!!杀必死!!
SEED1

SEED2

SEED3

SEED4

SEED5

SEED6

这么多年来……原来我还是好爱你们啊TAT……飙泪!!!
9月6日發售預定, 每張420yen, 全6款.(不贵!!真的不贵!泪!)
而且从画面来看,似乎是大貫健一的图(不是平井真是太好了……)
好爱好想要转圈转圈中。
大家都是情侣装!!不管怎样的CP都可以满足这一招实在太阴险了!捂/////

而且难的我会看女神顺眼……泪。
不过基拉你好= =|||||


对C72来说,人性什么的……早浮云了。


鴨葱

「再録」
「再録②」

炭酸少年

「純水ソーダ」(再录)
「若葉のころ」(再录)

momo

「WALKIE TALKIE」(再録)

Oh!bravo!

プラネタリウム(再録)

リネン

「みつばとよつばのクローバー」(再録)

アオ

16-シックスティーン(再録)

算……算我求你们了!!
把再录留到冬CON好不好!留到冬CON好不好啊[哭的声嘶力竭]!!怎么人人都去出再录!要为C72创造消费值也不是这么干的吧!
你们非要看见有人在C72现场切腹[卖肾]才醒悟么!
以为我一定会买么![……没人在乎啊喂]老子偏生不买啊就是要你出了卖不掉[不可能]啊哈哈哈哈到时候冬CON你就觉悟了吧!
各位征战C72的战友们!我们绝对不能输给再录这种不切实际的东西!
无意义!没彩图!!大部分是A5!
又厚又重!邮费也贵!!
大家都来抵制再录!
耶!


…………
…………
…………
抵抗的结局是很没种的流着泪说“啊大神大神”的跑去定了。

惨败TAT。

总……总比买不到的好吧?昂![有点心酸……]

而能够让我在[卖肾都来不及啦!脚趾批发有人要么?]的无产状态下直接的说出“进了会场,看到的任何双子本,除非破的不能看,否则都给我拿下。”的话来,葵!凉!我对你们究竟是怎样喷薄的爱啊![捂脸]

暂时置顶
08/15(Wed) 18:09|诗篇comment(0)trackback(0)edit
各位亲友,请尽快给我需要带的C72清单
否则我怕时间来不及整理啊啊啊啊抱头。

死命敲我MSN吧!
书单的话……我似乎只有大振家教和银他妈。所以尽可能的自己找吧泪。


……不是亲友的同学需要帮忙带的可以MAIL我:athrum35☆163.com ☆←@
胡汉三归乡?
08/12(Sun) 17:32|殿下的流苏幔.comment(1)trackback(0)edit
回到帝都。
但是没敢说回家了。
我的家是在哪里呢?
这个自如的喧哗的京城?那个毫不陌生的清冷高原?还是很久没停步的天府之乡?
行走中掉下的细小碎片,是记忆和呼吸的混合物。
他们沉淀在那里。
慢慢的堆积多了,就筑起了“家”。

我到底是没有信仰的人。
虽然尊敬,却始终不愿意把自己的全部寄托于一个无法说服我的虚幻理论之上。
和上师聊起来和舒服,而其实或者我只是潜意识的选择着自己愿意面对的部分。

上师说了一个蝎子与青蛙的故事。
蝎子要过河,让青蛙载他一程。青蛙说,你是蝎子,我怎么能相信你呢?蝎子说,你可以放心。然后就爬到了青蛙的背上。
在河中间,蝎子刺了青蛙一下。
青蛙望着蝎子,问,你为什么要那样做?现在我们两个都得死了。
蝎子说,我也不能控制自己。因为我是蝎子。

我的守护星。
它在不久也不近的过去,被剥夺了身为九大行星的资格。
站在西藏的天空下就那么清晰的认识到这点。
我到底是真正的天蝎座。
还是天蝎座当中的AB型。
糟糕中的最糟糕。

想要做的更好,虽然给自己不断说着再努力一点吧再努力一点吧,但究竟是咳到太阳穴发疼也认认真真去查看工作或者是潇洒的不负责任比较轻松?
虽然也会纠结的想着即使多努力其实也不见得有人知道。
精神崩到极限的时候曾经胡乱打了一大堆东西塞给亲友。
而事实上又会潜意识的觉得自己过于依赖别人,总不断恐惧着会被讨厌。

独占欲少一点就好了。自尊心什么的,嫉妒心什么的,责任心什么的。
通通都少一点就好了。

在八角街上胡乱转着找寻网吧。路过大昭寺时觉得路边用眼角看我的人异常眼熟,而最终谨慎的没有过去询问。据说很久不见的朋友莫明的突然着在网上冒出来了,但是那时侯我没碰网。和我在一起的细仔用一只小巧的银手镯换回一把精致的镶柄刻刀。我开始用玉场的处玉笨拙的刻小兔子。接待的阿姨虔诚的去教堂了即使她脸上每天都有无法掩饰的疲惫。下楼的时候干冽风呼啸的声音打在脸上毫不留情。晚上的温度是零下一度所以把古旧的暖宝找了出来捂在怀里。

这些写了下来就是流水帐。

其实那些都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啊。
我并不太清楚他为什么想见我,为什么这么多年以后我还要为了这样的理由被急切的拖着回到这里。
而事实上。
我的感情或者我的理由并非重要,他也许只是想要一首可以让自己安眠的摇篮曲。
而我是那其中由愧疚产生的最重要的音符。

曾经那么倔强的说着“我永远也不原谅”,而当这个时刻真正来临时却平淡的让我差点因为时差关系直接睡过去。
“永远”这个词语。
到底沉重的不是我所能背负的。
又或者我比自己所知道的容易心软很多很多。
在生命消逝之时,只是站在那里看,就觉得自己平日纠结的东西都是多么脆弱无聊而不值一提。
于是就想。
算了吧。
算了。

时间是不回头的魔法师。
十年前的我咬着牙设想了很多次很多次的场景,在十年后被我晕忽忽的轻易放过,并且一点也不纠结和后悔。
我们之间的筹码不同。

我看的见光明,所以我能为美丽的图画而感动,能享受电影小说漫画和生活里变化的片段。
我四肢健全,所以我能只靠自己便迈步前行,跑能跳能作饭能打扫能写让自己感动或者感动别人的文字。
我拥有的很多,仅仅因为我还在这里。
我还有无限的可能性。
我是调酒师我是OTAKU我是死心眼的笨蛋我是那谁谁谁的朋友也许以后会是编辑会是家庭主妇会是打杂的会是那谁谁谁的母亲或者,还是调酒师。
而他,只是也只能够等待我说“恩,哦,唔,没关系。”然后终究了无牵挂的停留在那里。

突然的,就觉着没必要纠结了。
不需要太在意。

我的守护星。
和九大或者矮行星无关。

那些快乐的不快乐的悲伤的和复杂的微妙信息,这些细小的奇迹。
只要我希望,就能看得见。

我还可以往前走。
可以的。

再努力一点吧,每天每天的,再努力一点吧。


在西藏的时间,坐车的时候比走路吃饭玩耍睡觉的时候都多得多。因为不管是吃饭玩耍还是睡觉,很多时候都在车上。
走路的时候则几乎没有。
看了很多很多书。
虽然都是为了在路上打发时间所以看过就放在车里。
忘记了带回帝都。
只带回来很多写在小笔记本,信纸,咨询单和各种纸张后面的读后感。
…………明天来整理。

………………为什么,我没趁机写稿子呢?
果然是笨蛋?

小兔子刻的还不错。
沉甸甸握在手里就把自己感动的不行。
依然明天来补照片。


815我求你不要来……TAT
08/07(Tue) 17:33|殿下的流苏幔.comment(4)trackback(0)edit
[实况转播]


原来人最大的痛苦还是饿[= =]
早上慢腾腾的在车里醒来(都不想去问司机小哥你开几小时了免得给自己和对方加不必要的心理负担),然后一路的风花雪月(没有!)我没看见,一路的傲然雪峰(有很多!)我也没有看见。
期间的心理变化简直可以用贫瘠到贫瘠到贫瘠至渣来形容。
饿!
好饿!
妈妈呀还没到吗我要饿死啦!!

人的欲望无穷……而我现在仅仅只想满足最基本的生存需要TAT。

彼时我的胃部和车轮混合出了和谐的声响。
连旁人都看不下去啦(怒!你们以为我很喜欢玩这套么!)
K叔给我一盒军用压缩饼干,那个时候的他在我眼中就是Orlando Bloom !是Johnny Depp

……任何想在这个时候殴打我的人,
你们一定没尝试过24小时饥饿。

然我极度怀疑高层误解了平民百姓的坚韧度。我用犬牙大牙甚至冒着成为“兔嘴”的危险用上了非常不雅观的门牙也……没能咬下一块硬的犹如蓝田玉的压缩饼干。
这……这饼干不是饼干!它不是给人吃的!它一定是军方的高度机密!是高度浓缩的TNT(……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么同学)!
折腾了接近十分钟还没搞定之后我就放弃开发自己的牙齿潜力了。
经过分析,我认为是高原的严寒让他热胀冷缩(……老,老子是文科生!)导致了现在不正常的坚硬变种。

于是我温柔且小心的把那块锡纸包着的压缩饼干捂在了怀里。
大概十分钟之后再咬下去。
秒极了。
它由十分钟之前的蓝田玉光荣进化为金刚钻。


我忍着嘴巴里传来的撕裂剧痛开始认真考虑在我把自己的手啃掉之前能不能坚持到目的地。
至少这样我不会因为流血过多而挂掉。

事实证明晦气就是用强制推销的批发手段。
即使到了目的地我也没饭吃的这个现状“巨大而坚决的击中了我,他们造成的空响应和复杂的疼痛在我身体内部歌唱。而我仅仅只能呆立于此默然的再次痛恨自己无能为力的渺小和懦弱。
头很疼。
身体里也很疼。
早先的空虚和不满以及鼓噪早已伴随着时间发酵为深厚的疼痛。
我茫然无措。
我想哭我想笑我想沮丧而我已不再不能如现在一般更加沮丧。
我想要很多我想放弃很多我想寻求更多。
而最安宁的声响在胸腔回荡不息:

老子要吃饭。”

即使有好心人(饿到我没力气发卡啦)借出电脑也不能平息我伤感而忧郁的心情。
爬上MSN对着一直线的那央死命喊着“要饿死啦要饿死啦要饿死啦”!
虽然知道她在遥远的帝都也帮不上忙,但是我就是要宣泄要以此来转移注意力(如果做的到的话TAT)。
至少万一我真的不幸挂点。
还有那央可以帮我在坛子上写通知“管理员饿死,全部事项交于总斑竹三桥处理”…………= =||||喂喂,这个信息怎么看起来这么具有真实性我不要啊啊啊啊啊抱头。



[工作……速录?]


品川,恭喜你再一次继POT之后又用大振雷死了我。

我其实不雷榛A,真的,如果不涉及H或者无意义的多P的话,榛A的苦涩初恋其实是很美好的。
但是我无比雷品川。
正确来说我是雷所以乙女化的平胸作品。

偏偏整整120P还全部错页了导致我要一张一张和原图进行比对整理和编号……

一个小时,我一个小时都挣扎在脸红不断(注意是超级平胸)的阿部和“人人都爱榛名”的八点档剧情当中。
右手君间歇性的抽搐,我深刻的理解他想一巴掌抽到榛名或者阿部或者三桥(对,没错!品川的三桥都是我的雷!)的脸上去的急切暴躁的心情。

这无意义的娇羞是什么啊这动不动就儿女情长的内心大独白是什么啊!
独白是可以的留白也是可以的但是我就是受不了每个人都诗意到需要用“美丽”和“纤细”这样的句式。

想起之前和亲爱的和儿子以及工厂长讨论文艺风时候的话。截一小段做对比。


殿下。……过劳死!召唤汉化组翻译(既然我都断网那么随时都可以敲……这叫留言吧= =)!! 说:
本来要写”他的手顺着小腿曲线滑上去“……为了文艺只好写“他的掌心沿着细腻的玉足游走而上……”妈妈!!吐死了……
打面央·食草星人…… 说:
。。。。。
殿下。……过劳死!召唤汉化组翻译(既然我都断网那么随时都可以敲……这叫留言吧= =)!! 说:
………………冷死我了。
靡影☆ねこちゃん 说:
哈哈哈哈~~~
佟樱 说:
哈哈哈哈
佟樱 说:
其实就上面的也没问题嘛……= =下面的反而好有笑果……


品川,毫无疑问你就是走这个可以把我冷到南北两极的路线。




[来自脑抽星]


我又犯傻了。
事实证明我一算帐就脑抽(……我……我是文科生TAT!死命抓住最后的解释盾)。
而亲爱的你每次都在我脑抽的时候不阻止我导致我都无比自信的跑去犯傻TAT……

已经发现的面包和还没发现(你们都太相信我啦泪)的某某某某们……我诚心的道歉……我……我真的是文科生(…)。

然而这种会被噩梦惊醒(噩梦居然是关于算帐!再次证明我果然是文科生!)然后立刻爬起来确认的精神是多么值得被原谅的啊……真的TAT。

过劳死也会抱怨
08/05(Sun) 07:26|殿下的流苏幔.comment(2)trackback(0)edit

之前不断被人说是温和派温和派。
还曾经被YO说啊总受(你个头啊怒)就是太温和。

但是不表示我没底线我不会想爆粗口。

在连载第37话之前写下的东西。
本来是写在那张“看不到图,点我”的帖子下面,后来觉得那帖子本就没几个人看。
于是删了,改在了一定会很多人看的连载37话之前。

我被源源不断的抱怨搞怒了。
相册流量超过确实是我的疏忽。关于这一点真的非常抱歉,再次因为给大家造成不便而诚挚道歉。

但是我立刻做出了解释,而且后面一话的发布也换了正常能显示的相册。
各位在看不到图的时候或者还没去看连载的时候难道不能来看看这个公告么!
何况我还因为大家都不看公告而把它专门搬到了连载区然后红字!还不够显眼么!

如果什么帮助都提供不了,也从来未曾出过任何力,就请不要那么轻易的抱怨和催促。
汉化组的孩子做的都是苦力。那么辛苦那么累,完全凭着对大振的爱。

这里有多少自认为是姿深FAN或者从来只进连载区看完连载就走的人?
我不在意,做连载做汉化本来就是为了推广为了爱,汉化组的孩子那么努力,我们都只是希望更多的人了解大振并且爱这部作品。
所以即使来这里只为了看连载也无所谓,我相信大家的态度虽然不同,但爱这作品的心情,最本质的都是一样的,我们都有热血,梦想和友情。

但是一旦出现一点点对自己不便利的问题,就立刻跳出来铺天盖地给我发PM抱怨???
同学请你先看看自己在论坛的发贴数再来想想有没有资格理直气壮的指责我。

我有很多不足的地方,汉化组的孩子也许有不足的地方,但是即使很多专业词语不懂也认真去查询去了解去修改的精神,这种爱,不是你们可以多么轻巧的指手划脚的。

我接受批评欢迎建议直视不足,但是我不愿意什么都没做过的人还一幅堪堪的姿态来趾高气昂。
一点礼貌都不懂的直接PM“凭什么要等到11号?你不能换相册么!”
感叹号加的倒是轻巧。你知道有多少图片暂时失效么?你知道全部更换是一个多么庞大而烦琐的处理?
既然等到11号就能恢复,我为什么要去多周折一次?为什么不把精力用在继续做下面的汉化以及论坛事项的管理上?
你当管理员是不会累的人肉管理机么?

我发了置顶公告,又因为大家总不去看公告而把帖子专门放到连载区还加红。
即使这样也不断收到“为什么看不到图!”“连载看不到!”的PM。
以及连载后面总出现的抱怨。

说这些话之前,至少也把视野扩大一点点,看看平时完全被你们忽略的说明吧。
本来,它们就是专门为解答你们的疑问而写的。

诚意是相互的。也是相对的。
别那么嚣张的给我不断PM,只能显示你的无理蛮横而已。

而我永远对虽然从不留言但默默喜欢大振和理解支持汉化组的同学抱持同样的感动和感谢。



在这个空旷而安静清冷的地方,我还真收敛了不少?居然没爆粗口……
昼夜温差大
08/03(Fri) 17:59|殿下的流苏幔.comment(2)trackback(0)edit
要命……
我或许会烂在这个地方也说不定。曾经那么笃定的说着“网络有啥意思啊谁会沉溺下去太无聊了”的我……现在一天找不到网就焦躁的团团转。
8月份回不去就死定了。
大本稿子。
晴空聚会。
HP电影。
小Z同学来北京。
论坛事项123啊啊啊啊啊啊抱头!

从未如此想念帝都。

瞄了一眼上面,发现我想念帝都的理由居然是放心不下这些琐碎到死的预定事项……
过劳死!!过劳死在呼唤我TAT!

这些都不是重点。我是上来更新一下置顶的。
亲友快敲我MSN或者给我留言啊啊啊啊啊否则我根本找不到时间来整理……泪
[7月31号—8月1号]
08/02(Thu) 20:36|殿下的流苏幔.comment(5)trackback(2)edit
在完全莫名其妙扑头盖脸的将论坛若干事宜砸给那央(亲爱的谢谢你每次都容忍我的任性)之后在半夜11点的时候拖着简单胡乱打包的行李冲下楼,电梯只开到12点,电梯小姑娘看我的眼神就像窥视动物园的小孩子般带着奇怪的怜悯。
冲到空荡荡的街道上,心急火燎之下怎么可能打到车(你以为现在几点),原地烦躁的转圈无数,期间不断接听各种电话。
越是着急的时候就越被迫清晰的认识到世界的庞大和时间漫不经心漫步走过的残酷。

好不容易打上车,扑腾进去对着司机吼:机场!。
司机大叔稍微偏头看我,一边开车一边扒拉手边堆着票据和各种杂物的小格子,然后拽出一张皱巴巴的纸给我。
是最近的各航班表。

我收回之前的话,世界我爱你[…]。

但确认之后就知道其实不那么也可以,无论怎么精准的计算时间,到了机场还是得等着。
这么一想就觉得任性的忿忿然。

然后是生平第一次的红眼航班经历。
人好少好少好少少到让我怀疑“是在拍恐怖片么喂为什么连机乘人员都不出现喂喂我只是普通乘客啊喂喂红眼航班有什么不好啊你们这些混蛋现在不坐以后总有一天会为抢不到红眼航班的座位而哭泣!!”
真的超少的人。
是说我从来没坐过整个机舱里面不到20个人的大型飞机啊=口=。
怎么有种包机的感觉?
不过中航这样好么?你们不会亏本么?还是多装一点人再走啊[你以为是巴士么= =]

不过居然忘记拍空荡荡的“专机”下来了。估计那个时候就是空知(…)出现在我身边我也没哪个心情去拍什么照吧。

在成都下机,刚走出安全门就直接被等在那里的父上大人拖向另一个侯机大厅。
是说父上大人,我的行李还在那滚动条上呢喂……

然后我就开始困了。然后迷迷糊糊中似乎是直接睡了过去。被父上拍醒,跌跌撞撞上了飞机有一头倒下去开始继续睡。
导致几个小时后我站在冰凉的晨曦中看着远处绵延的山脉还以为自己依然在作梦。

我以为,我曾经以为,我其实以为自己在心底清楚的知道,我再也不会踏上这片土地。

说那么多“以后我会回来。”或者“总有一天我能回来。”其实就只是在寄托无能为力的挫败而已。

我从没想过,在这种情况下于你重逢。

那些多么特别多么想念多么特殊多么意义深远的话我说不出来。
从踩到土地上的时候就开始恍惚。
这里对我而言是多么特别的存在,那其中的痛苦或者感动或者不甘心或者熟悉,也只有我自己才能深切的知晓。

看着父上和不认识的人寒暄着,然后坐上车直接奔到酒店。父上去继续和那些我不认识或者完全没听说过的爽朗开心的笑着拍肩着,我实在很怀疑自己会成为一脸痴呆的笨蛋。
拽着自己的小包溜达到酒店大厅。
完全没有陌生感,或者说我对这里原本就不熟悉?我记忆的伤口和温暖,在别的细小角落,而不是这个人来人往的喧闹明晃晃的奢华大堂。

我呆呆的看着绣金线的屏风,上面似乎画的是文成公主的婚事盛典。凑近了能看见上面层层叠叠的图案都是用颜色不同的线绣上去的,只是不知道金线是不是真的金子。

我这么无聊且低趣味的想着,肩膀就被小心翼翼碰了一下。
回过头去看见一张的脸,带着满脸的谨慎慌张犹豫的笑容,小声的说:“你是……XX么?”

我看着对方陌生的长相努力搜索记忆,一边注意不要太失礼的僵硬微笑着。
对方却确认般的长长舒了口气,站直身子,笑出一口白牙,

“你回来啦。”

然后老子就崩了。

好吧虽然看ACG的时候的确会为这句话感动。但我真没想到放在现实中它的杀伤力也这么强。
从下飞机时候一直紧崩的神经和潜意识里的不知所措全部爆发出来。
我蹲在五星级酒店的大厅把脸死死藏在衣袖间哭的莫明复杂。旁边站了一个慌张无比的童年好友。
即使他现在是一个已结婚生子的一族之长。

父上没管我。
他让我在慌张询问“怎么了不舒服么”的人群里哭了个痛快。
我想也只有他,只有在这里生活了整整20几年的他,才能懂的我哭的那么欢喜和释然着。我连着父上的份一起哭,然后小小声说给自己听。

我回来了。


西藏2

西藏1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